狸藏

糖果屋

你好,我叫韩赛尔。现在和妹妹在森林里。

我们并没有被父母赶出家门,严格来说,人造人并没有父母,但我们确实在寻找“糖果屋”。目前所处的这片森林位于德国东部,一个月来的报告显示这里发生了过于频繁的儿童失踪案件,种种迹象表明此地出现林中女巫的可能性极高,因此当地安保部门向我们的公司提出了镇压委托。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格雷特会在这里。

在此之前我们讨伐过很多次林中女巫,确实如部分童话所说,她们邪恶丑陋,喜食儿童,住在鸡爪支撑的破旧小木屋中。狡猾的女巫不会轻易现身,在明确来者的身份之前,她们会和小屋潜入时空缝隙中,就目前的人类科技无法定位与接触,这使得普通的镇压方式失效了。因此,镇压林中女巫的常规手段就是引蛇出洞,通常由外貌年轻的人员来进行此类任务。换而言之,只要指定蝰蛇小队进行任务,那就只有我和妹妹符合条件。

任务大约于今日早晨10点开始,现在已是黄昏时分,金红的夕阳逐渐沉入树林的一断,打出一片树影。然而在此期间并没有女巫出现的迹象。相比先去遇到的女巫,这次的对象太过谨慎了。就目前的经验,女巫在夜间不会隐藏自己的身形。我向格雷特表示先做修整,在夜晚与女巫强制接触。

于是我们找了一片林中的空地,这里少有树木遮挡,便于观察女巫的动向。尽管冒着直接暴露在女巫面前的风险,但让她自己送上门也是我的目的。我找了棵结实的树干靠着坐下,格雷特则坐在我的对面。大约有三分之一个太阳还浮在地面上,我吃了些食物,又检查了一遍装备。匕首和手枪状态良好,反魔法炸弹也没有异常。

格雷特似乎也做完了准备,她挪了挪屁股,压倒一片草挤到我身边,倚着我的肩膀闭上双眼,不一会儿便喉咙中钻出小小的呼噜声。令人吃惊地,她可以在任务进行中安稳地睡着。格雷特同我是双胞胎,我们有同样的身高、同样的体型和几乎同样的容貌,她脸上浅浅的雀斑可以说是唯一的区别。

我看着那片雀斑在逐渐暗淡的日光下变得难以察觉。即将入夜,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小型生物活动的声音,它们凌乱地分散着,随即向某个方向汇聚。

“东南方向,距离在一百米以内。”格雷特醒了,她一边用手背抹了把脸,一边报出目标定位。我拉着她站起来,摸出反魔法炸弹握在手中。格雷特在前方开路,她拨开长及膝盖的杂草,用匕首切断拦路的树枝和灌木,而被破坏的部分在我们的身后扭动一整又恢复如初了。这片林地受到女巫的影响与她融为一体,看来我们行动已经完全逃不过她的眼睛了。

气温异常地持续下降,一路以来我一直用步数测算距离,现在是相当接近女巫了。我凑到格雷特的耳边下达指令“镇压开始!”然后向前方投出反魔法炸弹。

伴随着炫目的闪光原本空无一物的黑暗中瞬间爆裂出刺耳凄厉的尖叫,空气扭曲起来,缠绕出一个具体的形状。一个佝偻肥胖的女人身形,干瘪的乳房无力地耷拉在肿胀凸起的腹部。一个硕大弯曲的鼻子挂在腐烂的脸上,鼻尖粘着一颗留着黄色脓水的瘤子。女巫用过长的干枯手指抓挠自己的身体,一边从散发恶臭的口中吐出亵渎的诅咒。当然,这些咒语无法构成威胁,改造手术植入的神圣血液使它们完全无效了。

我拔出插在后腰的手枪,打开保险,弯下身压低重心小心地拉近与女巫的距离。反魔法炸弹并不能长时间阻止女巫施放法术,她不一会儿就不再发出怪叫,扭动起浮肿的躯体,干瘦的胳膊像电扇扇叶一样甩动,病态发红的双眼以不一致的方向转动着寻找着目标。她发出一种可憎的鸡鸣,数道雷电应声而来。

连续几个翻滚躲开雷电后,格雷特率先冲上前去,她蹬地跃起直逼女巫的后背,双手握住电浆匕首猛地扎入脖颈,借助重力下落将女巫像炸虾一样从背后切开。红黄相间的粥状物立刻从开口喷涌而出,黏有血肉的脊柱裸露在空气中,本就不堪入目的身体以难以形容的方式蠕动起来,但是这种程度并不能制一个女巫于死地。我迅速朝切口内射出两发符文弹,没有击中脊柱。

女巫惨叫着转身,细棍般的胳膊抽在格雷特身上,她的上半身塌在地面,却高举起双手念诵邪恶的咒文。

打在格雷特身上的一击不轻,我大声叫着:“格雷特,小心!”一边跑到她身边,同时重新填装弹药。格雷特勉强支撑起上半身,她很少在任务中受伤,但是似乎对疼痛有着特别的耐受力,听见我的声音后,她迅速向侧面翻滚。我立刻奔到她让出的空位,直直朝着女巫的头部开枪打断咏唱。

见施咒不成,女巫迅速化作一团黑雾遁入夜色中。我把格雷特扶起来,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没事的,哥哥。”她拍掉衣服上的泥土,用指甲轻弹匕首的刀刃,立刻激起一阵蓝色的电火花,看起来状态良好。

雾化的女巫可能从任何一个方位进攻,然而在夜晚这样的状态也仅仅能维持数秒。格雷特背后的空气瞬间纠缠起来,探出鸡爪一样的手指。我绷起胳膊上的肌肉迅速抬枪射击,子弹擦过格雷特的脖子正中女巫的掌心,五指连着半截手掌落在草丛里,她发出被车碾过般的惨叫再次隐入黑夜。

格雷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左手握住我的肩膀将我往前拉,与此同时右臂一振丢出反魔法炸弹。如同投入平静水面的石子,炸弹在空气中激起一圈接一圈的波浪。我转身看见脊柱歪曲着于肉体分离的女巫从圆圈中心掉了出来,乌黑粘稠的内脏撒了一地,接触到的草木立刻被腐蚀得枯黄。女巫已经念不出任何咒语,甚至无力发出尖叫。她吐出结核病人沙哑含痰的呻吟,一会儿隆起曝露在空气中的脊柱,一会儿展平烂泥一样残存的肢体像尺蠖一样前进。女巫伸出她尚且完整的一只手试图抓住我的脚踝。我摸出口袋里的备用弹,不紧不慢地填装,然后将所有子弹送进女巫的头颅。

我甩了甩有点发麻的手腕,说:“搞定了。”

格雷特看了看女巫,再看了看我,她眯起眼睛送来一个满意的微笑,然后低下头给手枪安装喷火组件。在听到零件契合发出“咔”的一声后,她蹲下身在尸体周围勾出定位线,随后站起来戴上隔热手套。被她背着的金属盒子轻微震动了一会儿,女巫的尸体就被喷口中涌出的火焰烤成焦炭了。白色线条以外的草依然翠绿。

我和格雷特回收林中女巫的残骸。在一小时之内,这些碳化物会被送进公司的研究室,而我们可以回到温暖的床上。

在进入梦乡之前,吃一点甜食也不错啊。

蝰蛇小队设定

为了镇压无法在公众面前隐藏的超自然力量组建的改造人小队之一,成立时有6名成员。3年后由于社会压力全员退役,小队解散,存活人数为3人。

蝰蛇小队剩余成员均接受政府补贴,获得合法身份,现居住于某市郊区的一栋独立房产中。

 

1号【存活】

男性,42岁,沙金色头发,黑眼,身高目测187公分,左眼完全失明。

原退役士兵,自愿接受改造,担任蝰蛇小队队长。在镇压行动中失去右臂,被超自然生物寄生。蝰蛇小队解散后在某私人企业从事安保工作。

 

2号【死亡】

男性,29岁,灰发,蓝眼,身高173公分,面部有大量纹身。

死刑犯,为免刑接受改造。在镇压海底巨怪的行动中死于装备受损造成的窒息。

 

3号【死亡】

女性,33岁,棕发,棕眼,身高162公分。

绝症患者,自愿接受改造,病症在改造后痊愈。死于改造适应性低下引起的器官衰竭。

 

4号【存活】

男性,25岁,金发,蓝眼,身高184公分。

民间志愿者,被消除身份,家人获得一大笔抚恤金。在镇压行动中脑部受损,记忆功能障碍。

蝰蛇小队解散后在知名视屏网站发布美妆视频,颇有人气。

 

5号【死亡】

男性,目测年龄19岁,黑发,绿眼,身高170公分。

人造人项目的产物之一,6号的哥哥。在镇压行动中被吸血鬼转化,此后被6号处决。

 

6号【存活】

女性,目测年龄19岁,黑发,绿眼,身高170公分,有少量雀斑。

人造人项目产物之一,5号的妹妹。在镇压行动中被超自然病毒感染,皮肤的随机部位会出现若干无触觉和视力、行动不可控的眼球。蝰蛇小队解散后常年闭门不出,制作手工艺品在网站上出售。

狼灵

  狼灵是被狼咬死的殖民者小孩,死后灵魂和狼的灵魂融合变成实体。手脚被狼的爪子替代,也长着狼的耳朵和尾巴。经常在草原上游荡,引导迷路的旅行者,偶尔出现在城镇的郊区。会袭击偷猎者。

  狼灵的父母曾跟随一批旧大陆人来到新大陆,收到某个印第安部落的帮助建立了自己的集落。随着读生活资料的需求不断提高,他们对原先向自己施以援手的部落展开了进攻,将活下来的原住民当做奴隶。狼灵是在这之后出生的。因为患有白化病并拥有一双看起来凶巴巴的吊眼,狼灵生前受到殖民者的排斥,就连父母也厌恶ta。狼灵因此闭门不出,只有一个印第安女奴照顾。

  很快,一场传染病袭击了这个集落,狼灵的医生父亲经常外出看诊。印第安女奴因疾病丧命,家中的劳动都压在母亲身上。狼灵乘机逃出家中,却看到了填埋病人尸体的场景。头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气息让狼灵想起印第安女奴讲述中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战争,狼灵非常恐惧,ta认为这是被杀死的人诅咒了殖民者,ta害怕死亡。不知不觉狼灵已经走得离集落太远了。夜幕降临,ta听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狼灵被石头绊倒很多次,手脚上都是脏兮兮的伤口。ta一边哭哭啼啼地叫着父母的名字,一边艰难地往有灯光的地方走。然而人类的小孩在自然面前太弱小了,狼咬断了ta的脖子。

  第二天集落的人找到了ta的尸骸,人们意识到也许是尸体的味道召来了狼,他们集结了一批猎人在附近的森林与草原猎杀狼。

  人与狼都畏惧死亡,对生的执念将这些无法消散的死灵绑缚在一起,便有了实体的狼灵。狼灵长着殖民者小孩的脸,狼的爪牙、耳朵与尾巴,打扮成原住民的样子。ta强壮敏捷,有着敏锐的直觉,擅长使用枪支、战斧与猎刀。狼灵因生前被咬断脖子,声带受损不能说话,但依然掌握一定水平的人类语言,也能够靠脖子上挂着的骨哨与狼群交流。狼灵对现代社会适应良好。

  狼灵依然恐惧死亡,ta极力避免人类与其他动物因疾病、意外和无意义杀害造成的死亡。狼灵有着自己的行事准则,同时也尽力不打破人类和其他动物的社会规则。即使如此,狼灵在性格上还只是一个胆小的小孩子,请ta吃热狗的话就会好交流很多了。


The little stuffed thing

小布偶(the little stuffed thing)

“我的头脑空空如也,是时候塞些东西了。”

小布偶看起来是一个崭新的毛绒玩具。它有一个近似球体的脑袋和流线型的身体,没有双手,身体下段有两个三角形凸起作为腿和足。深蓝色的短绒毛布料和颗粒状填充物使它拥有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小布偶披着一件黄色连帽尼龙雨衣,兜帽遮住几乎整个面部,胸前用牛皮绳绑有一枚经常改变形态的戒指。

小布偶不能凭自身移动,但可在固定的地点间进行传送,原理可解释为空间折越,初步认为小布偶有能力在不同时空间进行传送。

根据报告,小布偶可以使用对象的母语进行沟通,其声音被描述为一种难以分辨性别的合成音。根据音频记录,小布偶未曾产生过可被人类接收的声波。

另一只眼睛(another eye)

“如果有足够的信息,也许可以创造一个全新的角度。”

小布偶胸前的戒指被称为“另一只眼睛(another eye)”会自发改变其材料和形态。小布偶曾明示其变化具有某种象征意义,初步证明与通过戒指观察到的景象有关。根据试验对象的报告,通过戒指的圆孔观察,可以看到一些隐藏的信息。(就像在玩游戏一样,你可以看到数值什么的。当然不只有这些,还有更加……更加……抱歉,这不太好形容,但看到了就会明白的。)

庇护所( shelter)

“还是躺下烂掉比较适合我。”

当遭遇有某种调查或学习任务的个体时,小布偶会询问与其接触的对象是否愿意带上它走,并对其工作提供协助。一段时间后,小布偶会邀请对象使用戒指,大多数实验者表明自己没有看到有意义的内容。当与接触对象相对亲密时,小布偶会向对象开放一个叫“庇护所”的闭合时空,其内部是一个没有出入口由玻璃构成的单层建筑物,按区域装饰被为不同的风格,建筑物外侧可以观察到湖泊和山脉,无法根据物种判断其地理位置。进入庇护所的对象会感到安全与放松,但并不会表现出异常的留恋。根据小布偶自身的描述,它可以依赖庇护所达到被破坏后在一段时间后复原的效果。

布偶的梦( the deam of puppet)

“在梦中,我终于从恐惧和压抑的现实中解放出来。而当我醒来,却已经被美好的碎片扎得鲜血淋漓。”

目前为止,小布偶没有表现出对人类个体及人类全体的威胁性。它表示自身需要依靠人类收集足够的信息,其目的未知。小布偶对人类现状的评价不高,接触到相关负面信息时,会陷入某种激动情绪然后进入长时间的消沉状态。使用过戒指的人员表示,小布偶对人类有一些少见的偏激消极的想法,仍有少数人员和它产生过某种共鸣。

复健一下。
顺便七日酱可爱!

占tag致歉
和小伙伴建了一个蹲夜光花的群,坐标神意
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一起来
群号:535759304

给部队里做视频的小伙伴当模特,顺便拍了照片练习打光。小伙伴人超可爱,视频做得也棒,有空想带他打本。
第三张是他取景的时候拍的。第一次有人说我的肥很帅。

出去了半天所以下午才开始玩,清了很久的调查员,笑成了智障2333斗技场不能单挑所以明天再说吧。和小冬小白开荒了鬼神,没过,也没打上800……没睡午觉实在太困了什么都打得乱七八糟的……今天依然是个菜狗子

今天是属于战士的一天!小冬让我把斧子换成250hq之后终于打到了1%,和我的骑士一样了。用战士打了真鬼,结果主t倒了,我几乎t了全程……然后和小冬小白和佩奇拉打了三个练级,用战士t了教皇厅,全程害怕。之后用学者打了庄园,小仙女奶得很好。然后遇到艾米娜一起打了a12和玛哈。奥兹玛有人走太近开怪了2333战士逐渐可以打上1200了,感觉练习还是有效果的。打高难的时候出来宠物,被小冬roll到了www玩得超开心!

今天的笔记!终于把战士练到满级了,去打了女神结果输出不到1000,和我的骑士差不多……小冬真厉害呀!之后去打了木桩,12s可以打到2%了,也还不错吧。不过今天没有打玛哈影之国,也没开荒鬼神,一个人在死宫里刷到吐……不是很开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