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藏

希普二设(in ff14)

艾欧泽亚的希普
在世界跳跃过程中被海德林拦截,答应海德林的要求后得到在艾欧泽亚自由探索的权力。光之加护附加了掌控以太的能力,弥补了兽人族离开魔导设备就无法使用和防御魔法的缺陷,同时也克服了在其他时间常出现的兼容性不良现象。
为了方便在艾欧泽亚行动表现为拉拉菲尔族的外貌,同样的蓝发蓝眼,皮肤白皙。身高没有改变,依然是大约86星寸(厘米)。离开艾欧泽亚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使用剑盾战斗,偶尔会拿出刺剑和魔法水晶。和以前一样尽量不通过战斗解决问题。
对死者和生者都没有太深的感情,不过很中意西德,害怕他会突然死掉。也喜欢雅.修特拉,和她一起行动会非常开心。

下面是为了方便看把原设定整理过来的部分。
在艾欧泽亚使用希普塔格兰姆这个名字,简称希普。含义是七芒星。
会告诉亲近的人自己的真名,不过是翻译过的——盛夏的骤雨,来源是身上用来变识身份的雨水气味。
以在各个世界探索为兴趣和工作的研究员,在一次世界跳跃过程中死亡,但是由于未知原因以自己的笔记为蓝本复活。原本内部没有内脏肌肉等生物组织,但是凭借海德林的力量可以在艾欧泽亚拥有真正的肉体。
  温和又安静,基本上只要拜托她的事都会去做。好奇心和求知欲旺盛,经常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话大量时间仅仅因为想弄明白。总是一副困兮兮的样子,但是询问她会得知其实一点都不困。
  不会记得没有写进旅行笔记里的事,重新回到艾欧泽亚就会忘记,所以会每天晚上都会写。这时候打扰她的话会大发雷霆。
  保留了在原来的世界中的习惯和恶好。喜欢温暖的地方,炖或者烤的食物。讨厌吵闹的地方,紧身的衣服。睡觉必须待着狭小的地方。
  虽然起初只是为了工作,但是逐渐对艾欧泽亚产生了眷念,没事会经常到这边来。
 

希普塔格兰姆故事集中的某一篇
 

  今天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发现,一切照旧。不过连续几天些一切安好并不那么有趣,我打算写点什么别的。当然,不是小说,也不是我胡编乱造的故事,这是确实发生过的,我至今难以忘怀的一件事。
   当我在空间跳跃中死亡,产生第一个克隆体的时候,我被丢进协会直属的医学院修养——表明上是修养,其实他们对我的新身体进行了一些研究,不用担心,都是人道的。那个时候我住进了一间双人病房,早在我来之前那里就拥有主人了。
  我的“病友”是个人类小姑娘,还很年轻,看起来刚成年的样子。在人类的不少古代画作里,美丽年轻的姑娘拥有柔顺浓密的卷曲栗色头发,清澈如晴空,闪耀如水晶的蓝色双眼。那孩子就是那样,只是相比那些健康活泼的少女,她显得消瘦、苍白。这里毕竟是病房,不会有明亮的生命躺在这里。
    但是她证明我错了,即使她的身体被病痛束缚,她的灵魂依然如同古典文学中的人类女孩。她是温柔的,在我频繁因为无法适应新的身体而感到疼痛,在床上抽泣翻滚的时候,即使是深夜,她也会挪到我的身边,抚摸我的脑袋,轻拍我的脊背。她也会唱歌,在语言无法舒缓我的痛苦的时候,她会用人类的语言唱歌。旋律从她的嗓子里婉转而出,像用什么木管乐器演奏的一般。歌词我能听懂一些,她大概是在唱摇篮曲,这不妨碍我觉得她在唱圣歌。兽人是没有宗教,也没有圣歌,但是人类有。那时候,我真的人物她就是那些宗教故事里的天使。
    如果没有遇到她,我想我是不可能想这样心无旁骛的前进的。人死不能复生几乎在所以的世界都是常识,然而我死了一次——就那时候而言,又活了一次,也许这听起来是很不错的事,但实际上,这糟透了。不时出现的全身剧痛,突然晕厥,不可预料的心理崩溃让我想再次奔赴死亡。然而我还活着,现在还活着,她便是这好结局的关键。我视她为天使,不仅仅是她的温柔,还有她的灵魂闪耀的光芒。虽然我总是说闪耀的灵魂,其实并没有什么灵魂,只是在这个世界是这样。我也看不见所谓的闪光,一切都只是一种感觉而已。但是她是不一样的,她确确实实,物理性的在发光。是很微弱的光,只有在非常黑暗的地方,比如说裹在被子里的时候才看得出来,就像我的头发和眼睛一样。这样的异常使她的身体迅速衰弱,靠着医学院的治疗才能稳定在现在的水平。我曾问她是否想过自己结束这种痛苦。她摇摇头“我还在发光。”她说,“我想这一定有什么价值,即使没有,这不寻常的事也是一种奇迹吧。”
    听起来只是谁都说得出的话,但是从她口中说出,再传进我的耳朵里,就变得不一样了。死亡带给我的除了痛苦,还有巨大的祝福,而仅仅是微弱的光芒就会给她带了死亡的阴影。但是她活着,比我更接近活着。我向往生命,向往着她,所以我现在才是这副样子。
  不过我也并没有和她待多久,我恢复得太快了,快到我来不及问她的名字。后来我再次回到医学院,试图寻找关于她的信息。
  那些人露出错愕的表情,他们告诉我,那间病房里只住过我一个人。

希普塔格兰姆(heptagram),简称希普
  探索世界的旅行者,本体在世界跳跃的过程中死亡,目前依赖寄存在故事集中的意志产生的克隆体存活。
身高约86厘米,眼睛、类似头发等部分会因为自身内部的能量流动呈现微微发光的淡蓝色。身体大部分被浓密的较长浅灰色毛发覆盖,触感类似安哥拉兔,毛皮的防御力异常强大,无法被一般的火焰点燃,高度耐腐蚀,防水,可以屏蔽一定程度的辐射,可以抵挡约十七吨的冲击。四肢形态类似猫科动物,但像人类一样灵活。有可以收进肉垫的爪子,相当锋利,可以切断特种合金,肉垫被毛发覆盖。耳朵位于头顶,很大,形状类似耳廓狐的耳朵,同样毛发丰富。尾巴像狐狸一样大而且毛茸茸。腹部的毛是白色的,比其他地方更加柔软,有雨水的气味,这种气味在兽人语言中称为“盛夏的骤雨”。体内有高浓度能量流动以及锋利的爪子是兽人族的特征,不过在希普克隆之后得到极大的强化,毛皮的防御力则是新产物。复制体不存在性别的概念,原来的希普是女孩子。
在原世界中温和沉默,富有好奇心和求知欲,在其他世界中因为兼容性问题会有突发的情绪变动和身体异常。
世界旅行带来的副作用是会长时间犯困,会突然睡着。
被撸毛会感觉很舒服,不过只让值得信赖的人摸。
硬件条件非常适合战斗,但是其实战斗神经非常差,甚至自己都给出“拿来当肉盾或者拖延时间还行,要干掉敌人的话是做不到的。”这样的评价
  确实是以学习为爱好的人,但是不喜欢学校的课程,以前经常逃课,考试睡觉。喜欢烤制和炖煮的食物。不喜欢会压到毛的衣服,也不喜欢穿裤子,一般穿很宽松的裙子或长袍。理想成为博物学家。
 名字的含义是七芒星。由自己上学时的人类友人所起,最常穿的衣服上也有他绣的七芒星花纹。
  工作时会加上斗篷、背包和腰带。斗篷连有兜帽,可以遮住耳朵。腰带上挂有几只荷包以及探索者标配匕首和手枪。背包里装着基础探险装备还有采样工具。
  克隆体的希普在各种意义上比本体安全。相对本体,克隆体意识构成以好奇心和求知欲为主体,不容易产生负面情绪,但是情感的产生和表达有些僵硬。
  即使通过触摸无法发现,克隆体的内部不具有皮肤、内脏等结构,取而代之是液态和结晶体的能量混合体,剥开毛发可以看到一层薄膜下的晶体和液体流动。
  在外貌不便行动的世界会变成兼容性高且类似本体的样子。
  目前为止,复制体只死亡过一次。

弗雷德

弗雷德(fred)
希普在学生时代的好友,毕业后几乎不再联系,不过一直暗地里关心希普的动向。
好胜心强,护短,冷静而有耐心。希普曾评价他“就是那种一路上帮助主角到最后坦白自己是幕后黑手的家伙”
人类精英家庭出生,是被忽视的次子。红发绿眼,打扮是规规矩矩的小少爷样子。
理想是进入探索者协会的管理层,原本想以此让父母对自己刮目相看,但是作为实习生在协会工作后下定决心改变协会内腐朽的一面。
手很巧,做饭裁缝都很擅长,学习优异,在纯魔法领域极具天赋。原本觉得自己可以照顾希普,但发现希普根本不需要的时候开始担心自己是否多管闲事,好在希普在情感方面一直都很照顾他。弗雷德从来没意识到自己被照顾了。
名字取自史诗中讨伐伪神的英雄。

原世界

  希普塔格兰姆出生的世界。
  与其他世界有非常良好稳定的连接,因此吸引了一大批人从事世界探索工作。这些人由探索者协会统一管理。
  探索者协会在原世界各个城市都有分部,用来管理探索者搜集的资料,进行预备探索者的教育,分配探索任务,并设置跳跃点。探索者资历越高,能查阅的资料越多。贵重资料会保存在本部。
  协会也负责接待其他世界的智慧生命,处理其他世界意外过来的物品。如果说原世界是时空枢纽,那探索者协会就是管理员。
  原世界中的原生居民大部分是人类,少部分是像希普一样的兽人,因为探索者们在各个世界间建立的联系也有了一点的异世界生命。
  探索热潮大约开始于希普出生前260年,在180年前达到最高潮,现在逐渐平息,大家更愿意就收集来的资料进行研究,或者和异世界进行商业活动。不过探索者依然是非常庞大的群体,在他们之中也有一小部分像希普一样同时进行探索和研究。
  原世界注重学术发展,科技和魔法十分发达,魔导飞行交通工具随处可见,正因如此探索者们才需要为适应其他世界进行长达十五年的训练和额外的学习。
  人类和兽人之间曾发生过数次战争,繁殖率低的兽人一度濒临灭绝,但是智慧水平、身体素质以及能量适应性高出人类的他们最终坚持到了和平年代。虽然现在也有因为种族差异产生的摩擦,但是由于种族平等法案的存在,十年内发生这类案件的数量也不会到达两位数。
  原世界中的生命无法保留在异世界的记忆,所以探索者会用文字、图像等形式记录资料以便带回。
即使有跳跃点, 世界跳跃的过程依然十分危险。旅行者有1%的概率会有去无回,0.5%的概率会死亡并尸体成功跳跃,22%的概率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与人类从史书或宗教经典中选择名字的命名方式不同,兽人族没有真正的名字。因为每个兽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气味,兽人族依靠气味来分辨同族,不过辨认人类还是需要名字和外貌。人类习惯称呼的兽人名字都是兽人自己起的。在需要交流时,兽人会用气味的名字称呼对方,因此兽人的语言中有大量人类语音中不存在的描述气味的词汇。(现在人类和兽人同时使用其种族语言和通用语)
和其他时间的一般认知不同,原世界中兽人的科技非常发达,而人类更擅长魔法。兽人对魔法的抗性不高,所以在种族战争中时常处于劣势。
人类和兽人之间存在生殖隔离,不过,研究表明人类是数十万前兽人中特殊的一支进化而成的。虽然人类身上看不到兽人特征,但兽人之间有接近人类的地方。兽人大体可分为全兽人和半兽人,全兽人的骨骼形态有更多的动物特征,毛发、鳞片更丰富,半兽人除了兽耳、尾巴、和少许鳞片以外更接近人类。希普的父母都是半兽人,像希普这样的属于变异个体。不过,与人类和兽人不同,全兽人、半兽人和变异群体直间不存在歧视与矛盾。
  ps:希普是探索者协会本部直属的

补一下之前做的ff14女儿设定

希普塔格兰姆故事集

希普塔格兰姆故事集(Tales of Heptagram)
原本是希普塔格兰姆的旅行日记和摘抄集。
依照所在世界对“信息载体”的定义改变自身形态。内部没有任何的文字或者图片,需要阅读者与希普同时接触,并且希普得到希普认可才能阅读。
阅读的形式可以是文字、声音、影像等各种形式,由阅读者选择,阅读的速度,是否跳过某些部分同样。但是希普本身拥有干涉阅读的最高权限。
阅读差异较大的世界的故事可能使阅读者发狂。在不影响本身世界的故事进程的情况下该过程是不可逆的。
可以被破坏,不过希普可以消耗能量无限制造故事集的副本,但是在全部时空中只能存在一个,并且只需要在副本上记录就可以影响原本。
希普可以跨世界远程销毁故事集副本。
  实际上,故事集的存在与希普更加紧密。希普的本体死亡后,故事集中存在的意志复制出几乎完全一样的希普继续活动,可以说希普本身就是故事集。
  故事集的原本由原世界的管理协会收藏,只要不被破坏希普就不会真正意义上死亡。
  目前原世界还没有足够的技术在世界间进行信息传输,所以故事集的信息传输机制依然是探索者协会的重要研究项目。
 

占tag致歉
和小伙伴建了一个蹲夜光花的群,坐标神意
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一起来
群号:535759304

给部队里做视频的小伙伴当模特,顺便拍了照片练习打光。小伙伴人超可爱,视频做得也棒,有空想带他打本。
第三张是他取景的时候拍的。第一次有人说我的肥很帅。

出去了半天所以下午才开始玩,清了很久的调查员,笑成了智障2333斗技场不能单挑所以明天再说吧。和小冬小白开荒了鬼神,没过,也没打上800……没睡午觉实在太困了什么都打得乱七八糟的……今天依然是个菜狗子